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双寒斋主人

欢迎朋友来访留言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王洪利(1978年9月26日-),男,汉族,本科学历, 一级教师,中共党员,山东冠县人,1999年毕业后一直从事外语教学与研究。英语学科带头人、骨干教师。多次获得优质课获得者、教学能手等荣誉称号。此后继续学习深造。多次参与、参加骨干教师培训、教科研讨、英语教学论坛等工作,,成绩显著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让法律来厘清郭德纲的打油诗  

2013-12-23 11:21:27|  分类: 引用新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上个月北京电视台台长病逝,次日郭德纲发打油诗被指含沙射影,引发很大争议。孰料事情远没有结束——本月2日,北京电视台向中国广播协会电视文艺工作委员会发函,呼吁广大电视从业者抵制郭德纲;15日上午,中广协电视文艺工作委员会就北京台的请求发出严正声明,强烈谴责郭德纲的
    过分言行,并要求郭德纲道歉。(12月15日人民网)
    很难想象一个将近一个月前的一首打油诗,会像蝴蝶的翅膀,扑闪扑闪,竟然在若干天后引发了一场舆论大地震。无论是打油诗作者、公众人物郭德纲,还是北京电视台和中广协,都成了这场舆论爆炸的导火索,他们的背后都站着庞大的壁垒分明、针锋相对的公众。多元与宽容是这个时代无可阻挡的主旋律,非黑即白、非此即彼早已不合时宜。在郭德纲引发的这场争议中,简单的支持和反对都容易陷入二元陷阱,以事实为依据、以法律为准绳,恐怕是一种客观中允的态度。
    先说郭德纲。郭德纲与北京电视台的矛盾由来已久,因此此次“台长病逝”和“打油诗出炉”纷至沓来、时机凑巧,自然很容易引发联想乃至对号入座,最终招致舆论批评。这不能怪公众在搞“有罪推定”,因为“为逝者讳”、“死者为大”是中国古来有之的传统,倘若在人死后还要落井下石、倒打一耙,无疑是节操破碎的表现,对“含沙射影”批评的背后恰恰是尚未沦落的道德共同体。不管有没有指名道姓,当结果在客观上给观者一种“意有所指”的意味时,这样的打油诗难免成为一种“伤害”。
    “受伤者”是谁?无论从伦理还是法律上来说,情感、名誉上的真正“受伤者”是逝者及其家人。如果把郭德纲和受伤者的具体身份、名字从中抽走,不难发现这件事其实是一个非常普通的民事纠纷,处理这样的纠纷最靠谱也最恰当的渠道就是法律,由“受伤者”向法院起诉最终由法院作出裁决。这样的模式是法治社会的基本运行轨迹,不管里面的主人公换成谁,这样的纠纷解决途径只能靠法治。
    出人意料的是,时至今日,我们依旧没有看到法律的登场,而出现的是另外一种解决方案:北京电视台通过发函和呼吁抵制;相关协会通过声明谴责。这种解决路径直接导致的后果就是舆论场掀起风暴,一个普通的民事纠纷突然就变得复杂并被无限放大,媒体、行业协会、公众人物都被裹挟进来烩成一锅,非黑即白、非此即彼的熟悉思维再次显现,形而上的道德伦理批评代替了法治层面的是与非。事态变得扑朔迷离而难以收场。
    这也愈发证明了“法治思维”在现实生活中的尴尬与艰难,它很容易被习惯、情感、暴力和固有思维所边缘化。所谓“法治思维”,应该就是凡事首先想到如何通过法治渠道、在法治框架来解决,而不是以牙还牙、运用权力和影响力博弈、举起道德大棒对峙。假如郭德纲口无遮拦、伤害他人后很快有“法律”找上门,那么,即使拥有巨大影响力的公众人物,也和普通公民一样在运用自己权利的同时也要时刻谨记相应责任。
    这件事最终会以什么方式收场?理想的结局自然是各方都消消气,恪守自己的权责,尤其厘清私域和公域的边界,“受害者”以法治的方式为逝者讨公道、为伤害求补偿。如果法治迟迟不登场,私域公域杂乱无章的喧嚣下,注定各方都是输家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3)| 评论(2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